月下散步

浏览次数:111 时间:2020-06-19

  我发觉自己的记性是越来越差,若不是潘以华提醒,绝对想不起来上个星期承诺在晚自修的时候和大伙一起出去看星星。(因为刘基昊他们几个男孩子看流星雨不成,所以突发感受约定全班月下散步)想着要去散步,大家就坐不住了,干脆先散步了再说,然后也有些日记的题材。

  说是月下,其实根本就没有见着月亮,星星也全无。大约是天气的缘故。学校外面的路灯倒是有些月朦胧的味道。说是散步,带一群十几岁的孩子到操场,是不能找情调的。才说完“你们大致跟着我散步”,男孩子早就四散奔走在草地上,滚作一团,爬成一堆。这时候,就算你喊破嗓子,也没人回头睬你一眼。

  滚爬了一番,身上多余的精力消耗了一些。有人开始回头了。我说:“咱们玩个游戏吧。”大家讨论决定玩“大鱼网”。男女生轮番做“鱼网”和“小鱼”。女生显然要精很多,才不管鱼网要连接在一起的原则,面对一个男生,人人出手,群起而攻之,那些光知道使蛮力奔跑的男孩子们一个个落马就擒,由我看管。(我不善奔跑,比较合适担任监狱长一类的职务)冯思益不服气,大声嚷:“不格的(方言流行语),有十几个女生在后面追我!”我顺势说:“是吗?你从来没有这么受欢迎过啊!”身后的一群女生爆发出一阵笑声。

  才损完男生,我被女生围住。

  “杨老师,玩个心理游戏。你喜欢什么颜色?”

  “蓝色。”

  “你喜欢什么花?”

  “红玫瑰。”我一时间想不出什么旁的花。

  “你最崇拜谁?”

  “老公也行的。”有人在旁边补充。

  “那就最崇拜老公吧。”

  “杨老师,你最喜欢说的话是什么?”

  “吹——”我说,“我跟人开玩笑抬杠的时候就喜欢说人家,吹——”

  “杨老师你听好——”周星悦开了个头,全体女生一起高呼:“杨老师,穿着蓝衣服的你拿着一束红玫瑰向你老公求婚,你老公说,吹——”整个操场就回荡着她们对我的“求婚”的定论。

  天,这就是我的月下散步。